電影音樂要怎樣才能讓人盪氣迴腸呢?


電影音樂要怎樣才能讓人盪氣迴腸呢?

我的答案是:一聽就能教人凝神,就能專注,繼而喜悅,繼而沈浸在音樂揚舞的意境中。

曾經替鴻鴻的電影《三橘之戀》、《空中花園》和《穿牆人》譜寫過電影音樂的劉季陵就擅長用舞曲的旋律、甜美的音符和多元配制的魔法配套,迅速帶領觀眾跳躍起舞。

《穿牆人》的劇情主線放在張永政飾演的小鐵和李佳穎飾演的諾諾上。諾諾外型甜美,又因為耳殘,得帶電子耳,還得打手語,她講起話的腔調和語法因而與一般女孩都不懂,但要小鐵愛上諾諾,音樂是最便捷,也最有效的魔法,劉季陵因而就寫出了「諾諾的手語歌」。

電影音樂與其他音樂最大不同地方在於要直接與情緒對話,旋律越簡單,越能夠琅琅上口,就越能捉住觀眾的心,「諾諾的手語歌」其實就像首小兒歌,旋律簡單, 聽了兩句就會跟著一起哼唱了,但是劉季陵歌詞卻也也層層轉進,從簡單的家家酒印像,推轉到人生世界,眼界越來越寬,心情飛舞的旋律與節奏也越轉越快,這首 歌的歌詞如下:

天空中飄起了氣球
七彩的太陽輪轉
鍋碗與瓢盆不夠用
牙膏和牙刷動員

跳支舞 呼拉吧 跳支舞
看著我 你的眼 你的心

拋開工作和制服
離開吧車子房屋
地球已破了一個洞
城市卻還很年輕

在所有葉片落下時
我進入你的夢境
公轉後我還要自轉
傻瓜才閉上眼睛

跳支舞 呼拉吧 跳支舞
跟著我 你的眼 你的心

劉季陵的歌詞中,「跳支舞 呼拉吧 跳支舞/跟著我 你的眼 你的心」其實就是一種邀舞的同樂情緒,但是「地球已破了一個洞/城市卻還很年輕」,卻又把人生夢想拉到了一種天地不仁,唯獨我不知天高地厚的純情浪漫。這 樣的歌詞,這樣的音樂,不但呼應了《穿牆人》的青春主題,同時也替電影多添了一道平行詮釋的空間與色彩。

更重要的是聽完了「諾諾的手語歌」,看著李佳穎飾演的諾諾那般天真斑斕地比著手語,帶領大家聽見一個新世界的表情,觀眾的眼睛和心靈都好像與小鐵完全同化了,小鐵心中的震盪,其實就在觀眾的心田中盪漾開來了。

至於《穿牆人》的神奇殞石及穿牆而出的魔力效應,則是需要另類的異世界音感來打造,好萊塢的選擇會是沈重或冰冷的音效,但是劉季陵則在「咒語」一曲中,除 了他信手拈來的提琴旋律力量外,另外再添加了人聲齊唱,就在混沌不明的德語歌聲之外,女聲呻吟的獨唱和鋼琴的伴奏也適時混合了進來,四度音場的共鳴雜混就 形成了「咒語」的神秘魅力。

這樣的技法其實在「逆時針航行」也有著更袖珍,但更精緻的處理,讓空靈的歌聲踩著旋律感十足的音符四處亂竄,真的就油生了逆向航行的趣味。

當然,我更鍾愛「Fly」這首音樂,鋼琴主題像是一位癡情少男在暗夜中訴說著自己寂寞心事,然後小提琴重複同樣的旋律,象徵著聆聽與共鳴,最後則是鋼琴與小提琴的重奏,青春的孺慕與孤單在「Fly」的樂音中,更將徬徨少年時的青春矇懂心情做了永恆的註解了。

觀看《穿牆人》,你不會忘記攝影與美術聯手創新的視覺,你不會忘記劉季陵的動聽音樂,今年的金馬獎評審只「看」到了《穿牆人》的視覺,卻沒有「聽」見《穿 牆人》的音樂,那是殘缺,也是遺憾,我只能在文章中提醒大家,多帶一隻耳朵去「聽」《穿牆人》,你一定會聽見不一樣的人間美麗。

(編按:11/10  18:00 台北愛樂電台 劉季陵 on air )

轉載自藍藍的movie blog 
http://blog.yam.com/tonyblue


wallpasser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