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愛情記憶是否永遠停格在最美麗的那一剎那?

你會如何接受小男生或小女生的戀情呢?

有的人一笑置之,有的人收藏進記憶匣,有的人熱情擁抱卻悔恨終身,鴻鴻的《穿牆人》則由女主角李佳穎飾演的諾諾對著張永政飾演的小鐵說:「二十年後再來找我吧。」

你會如何期待老情人對你的記憶呢?

《穿牆人》中小鐵驚訝於諾諾的不老,但是諾諾卻對「塵滿面,鬢如霜」的小鐵不復記憶,還真應驗了蘇東坡名詞「江城子」中的那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電影中的小鐵還只是傻愣的十七歲中學生,諾諾卻已經是博物館裡的二十二歲手語導覽了,他們的愛情故事開始在巧遇與尋訪之間,愛情的種籽也快速地在音樂、手語和小狗間滋長,小男生對於愛情的執著都是霸道不講理的,要就牽手,要就吻,即使撞破了翠玉白菜,也是理直氣壯的。

偏偏諾諾另外還有一位法國男友,情敵相見時,大家的眼睛與情緒都是火紅的,都要諾諾給個承諾,選擇一邊,於是諾諾哭了,人也突然消失了,丟下一句要去他方旅行的電子郵件,以及一個二十年之後再相見的盟約。

許多的愛情都是瞬間的激情,時間過了,顏色和濃度都褪淡了,記憶也不復存在了,但是《穿牆人》卻真的讓小鐵和諾諾在二十年後相見了。

再見面,小鐵已經由清純的張永政換成了風霜的戴立忍,那是二十年光陰改寫的人間記憶;但是諾諾還是諾諾,李佳穎還是李佳穎,還是做導遊,還是在介紹人間風景。

已經變了的小鐵還記得諾諾,一眼就能認出她來,但是諾諾卻認不得小鐵了,即使小鐵重新比起手語,也只有似曾相識的熟悉感,沒有了「原來是你」的興奮與激情了。

詩的愛情不受文法羈絆,鴻鴻《穿牆人》中的愛情也同樣不受禮法規矩限制,男人變了,女人不變,讓諾諾頓然就成了永恆的女神,那是癡情詩人放存心中永恆的禮讚與嚮往,所有的美好記憶即使在多年後依然以當年的模樣跳脫在眼前。

美的嚮往可以永恆不變,但是記憶呢?誰不想留住青春?但是小鐵留不住青春,他有過的清純與俊美同樣也被歲月磨拭殆盡了,諾諾認不出他,記不得他,或許是最 傷人心的摧折,卻也在相對茫然中說出了最殘酷的人間真理:曾經那麼刻骨銘心的往事,就只能凍結在那個特定的時空中,蒼老或許另有韻味,但是難忘的還是十七 歲少年的火樣熱情及二十二歲的女郎青春啊。

《穿牆人》中的女主角都是感官殘缺的人,諾諾是聽障,必需戴電子耳,比手語,講起話來也有點大舌頭的感覺,李佳穎的表現是甜美而又迷人。路嘉欣飾演的雅紅,則是活在虛擬世界的勁裝少女,她身手矯健,但是眼睛看不見,戲冷情熱,也另有味道。

夾在她們之間的小鐵,則像是任性的邱比特四處射著弓箭,因為小鐵的吻,諾諾彷彿聽見了男人貪婪的欲望,因為小鐵的吻,雅紅卻看見了顏色與實像,愛情改變了 她們的感官,也改變了她們的生活,原本殘缺的人生,因為愛情而變得飽滿,但也因為愛情,必需抉擇,必需割捨,不夠圓滿的人生頓時就又變得殘缺,但是唯獨有 過的記憶不會消散,一卻都凍結在最美麗的那一剎那。

《穿牆人》試圖講兩則完全不同韻味的愛情傳奇,但是雅紅消失了就消失了,初戀的諾諾才是永恆,永遠活在男人的心中,等著相逢,等著重溫,「縱使相逢應不識」,一切還是溫甜的。
 


轉載自藍藍的movie blog 
http://blog.yam.com/tonyblue

wallpasser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