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智 
       本片創作靈感來自法國當代小說與劇作家馬歇爾.埃梅
(Marcel Aymé)的短篇小說《穿牆人》,小說主角是一個古板到不行的中年公務員杜提勒,他運用穿牆的奇特技術趕走討人厭的上司,又化身怪盜洗劫各大銀行,甚至還開始覬覦美人心。他也甚至故意現身被抓,等進到監獄之後又在典獄長的面前逃走。等到了最後,他失去穿牆能力,結果被卡在牆中動彈不得。

         回到鴻鴻的《穿牆人》當中,影片最一開始,我們看到了殘破不堪的搬家景象。一位濃眉大眼的高中生小鐵(張永政飾演),他不捨地遺棄了他殘破不已的機器人玩具,隨著父母遷移到另一個都市─實境城,為的是能讓小鐵接受更良好的教育。但新世界卻讓小鐵感到格格不入,同學甚至對他惡劣相向,丟失了他裡面裝著各色圓形巧克力的煙盒。因此他沉默寡言,總是掛著耳機,逃避到音樂之中。

         在一次戶外教學當中,小鐵偶然撿到了一塊建築遺石,並發現石頭的穿牆能力。接著小鐵遇見故宮服務員,一位來自異世界的女孩諾諾(李佳穎飾演),她耳朵戴著一副電子耳,透過電子耳她才能夠與其他人交談。相對於其他人對小鐵的鄙視,諾諾教小鐵手語、與他出遊、用手機幫小鐵拍照,似乎諾諾的接納才能讓小鐵敞開心胸,一段愛的情愫也就此展開。但在某天偶然的機運之下,小鐵看到了諾諾與她的法國男友,心生醋意的小鐵要諾諾在他與男友之間做一個抉擇。面對小鐵的強勢與霸道,諾諾要小鐵二十年後再來找她,沒過多久諾諾留下一封
E-mail就失蹤了。E-mail上顯示著一張又一張,似乎都是諾諾幫小鐵用手機所拍的照片。但在眾多照片之中,諾諾身後一個「他方」路標的照片,讓小鐵決定運用魔法之石到虛擬世界「他方」去尋找諾諾。

         小鐵穿越牆壁,來到了「他方」世界,一個所有顏色和真實世界相反的世界。他從一條小巷走出來,舉目所及,處處都是斷垣殘壁,宛如戰後廢墟。他沒在這邊找到諾諾,但他遇見了之前搬家時所丟棄的機器人,也遇到了一位在尋找親身父親,沉溺在怨恨之中的盲女雅紅(路嘉欣飾演)。雅紅在他方世界中設計以小鐵為主角的虛擬遊戲,對小鐵來說,雅紅也像是他在虛擬世界中的另一個分身。也了解到雅紅所尋找的父親,正是小鐵的父親…

         在破舊的巴士中,小鐵與雅紅兩人看著白景瑞的《白屋之戀》,也由於雅紅眼盲,面對其中一場沉默的親吻戲,雅紅表示疑惑,於是小鐵親吻她,讓雅紅從黑暗的世界得到光明。也因為小鐵心疼雅紅的遭遇,決定與雅紅身分對調,讓雅紅運用魔法之石回到真實世界,度過一天的生活。但雅紅卻破壞了遊戲規則,讓小鐵再也無法穿牆,也因此小鐵獨自一人回到了現實世界,決定不在尋找諾諾。

         二十年後,小鐵隨著公司旅行來到一片雪白的鹽場。他在那邊看到貌似諾諾的日本女孩,兩人既熟悉,又陌生。小鐵面對的是長達二十年的歲月,日本女孩面對的則是一位看似陌生的中年男子。由於言語隔閡,四十歲的小鐵開始比起了當初與諾諾一起學習的手語。到底日本女孩是否就是諾諾,我們不得而知,但像是一段可能的戀情,卻又即將展開…

         劇情方面,導演與埃梅兩者的故事,唯一可以相提並論的,大概也只有「穿」這個概念:埃梅的「穿」是穿越不同地點;導演的「穿」則是穿越不同時空,所以不能以一概全。導演利用「穿牆」這饒有科幻與趣味性的情節,企圖探討少年性焦慮、教育亂象、現在與未來、虛擬與實境等種種議題。本片雖然劇情衝突性稍顯薄弱,但劇本結構良好,剛開始有可能會對劇中一些天馬行空與不合理的情節,感到極「瞎」無比,但越看到最後,也越能理解為何之前的劇情要作如此鋪陳。也只能說,好的劇本結構對一齣電影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筆者唯一頗有微詞之處,就只有關於諾諾的角色職業。繼蔡明亮《天邊一朵雲》(The Wayward Cloud)的陳湘琪,到鄭文堂《經過》(The Passage)的桂綸鎂,諾諾已經是近年來國片第三度出現的故宮博物院導覽員角色。國片女角要到何時才能離開故宮,邁向新職業,就留待眾編劇好好創造吧。

         影片中有兩個時空,一個是虛擬世界「他方」,另一個是現實世界「實境城」。這兩個時空的概念,不難讓人聯想到日本作家村上春樹(Murakami Haruki)的小說《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Hard-Boiled Wonderland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當中,主人翁在內心所創造出有別於現實且安祥平靜的「世界末日」,以及主角現實生活中黑暗的「冷酷異境」。相對於村上春樹,導演在影片最後並沒有對虛擬世界提出更好或是更壞的論斷。但對於虛擬世界「他方」,眼尖的觀眾或許可以發現,「他方」世界與小鐵搬家前的住處頗為相似。小鐵與家人「離開」了那個地方,所以那邊就成為一個被遺棄的世界,也可以說「他方」世界就像是所有人成長中所被遺棄的世界,也因此小鐵才能在那個世界裡找到被她遺棄的機器人以及被同學丟失的煙盒。也因此他的選擇可以延遲,甚至可以推翻,讓小鐵可以更有自信地活在現實世界之中。而在現實世界「實境城」當中,或許其中許多場景,對住在台灣的觀眾來說,一定熟悉不已。筆者可以說,「實境城」其實就是台北市,只是導演自創地名,把台北市「美其名」為一個頗有寓言性質的城市,來幫助劇情的科幻性。

         另外關於小鐵以及雅紅兩人關係的模糊曖昧性,其實在影片中後段時讓筆者看得一頭霧水。到底兩人的關係為何?抑或是相同但存在於不同世界的兩人?相信各位當時應該會有跟我相同的感覺。種種疑惑直到影片快到結尾時才讓筆者找到答案,更看到了全片的主旨,也再對其劇情鋪陳感到佩服。那時歷史老師在課堂上引用了一段「莊周夢蝶」的故事:「莊周作夢的時候,只覺得自己是蝴蝶,根本不曉得有什麼莊周。可是當他夢醒的時候,明明就又是莊周。那到底是莊周夢見自己是蝴蝶呢?還是蝴蝶夢見自己是莊周呢?當然,我們都知道,是莊周寫下了這個故事,所以當然莊周可能是真實的。不過,那是因為我們活在莊周的那個世界裡。那在蝴蝶的那個世界又是怎樣呢?甚至還有不是蝴蝶、也不是莊周的另一個世界呢?」於是就像莊周夢蝶這個故事一樣,小鐵與雅紅兩人分不清到底是誰創造了誰。對照彼此,他們都是對方理想化的化身:小鐵羨慕雅紅,想要待在理想的虛擬世界之中;雅紅也想要留在小鐵充滿家庭歡愉的實境城裡面。兩人最後都面臨到要在兩個世界當中所做出的抉擇,但是,小鐵與雅紅也只是活在其中兩個可能的世界裡,而可能的世界,或許會有很多個。因此可以理解導演想要藉此表達出每個人,都可能活在自己認為的其中一個世界當中。大家都曾經擁有過「想像力」,但卻已然失去,如果擁有想像力,便可以在幻想世界當中來去自如。也或許當時小鐵初見到的諾諾,也是他所幻想出來的一場「夢」也說不定。


         筆者只能說導演在各個地方都十分大膽,為何這樣說,之後筆者會一一說明。導演大膽以「科幻國片」這題材來拍電影,乍看之下十分吸引觀眾,但內行人必定覺得不可能。本片雖然強打其「科幻」性,但對於愛看好萊塢大場面科幻片的觀眾來說,本片「保證」且「絕對」會讓各位失望。國片市場在不景氣以及資金不足的狀況之下,造成本片的特效實在少得可憐,只能利用一種十分節省資金的方式,來營造出一種若有似無的「高科幻製作」假象,最後讓本片流於劇情大於特效的結果。所以筆者真的建議各位不要把本片當成科幻片來看,如果視為劇情片才能順心許多。

         導演對影片的場面調度與節奏流暢度掌控十分良好,也善於利用燈光營造氛圍,尤其是大膽運用了許多實驗性影像。舉例來說像是畫面色調的使用,導演讓虛擬世界呈現出一種頹敗與老舊的黑白色調,對照現實世界的彩色色調,明顯且成功切割了兩個不同世界。而當小鐵親吻雅紅之後,盲女雅紅雙眼「奇蹟式」地復明,黑白世界轉化為彩色,更營造出另一種浪漫的質感。另一個十分引人注目的實驗性影像,就是教室中以及公車上的重疊影像。導演使用「背後投影」的方式,分開拍攝前景與後景,之後再將兩個影像重疊在一起,營造出小鐵他對現實社會的疏離,與呈現出他獨特的內心世界。「背後投影」的方法其實在丹麥鬼才導演拉斯馮提爾
(Lars Von Trier)的《歐洲特快車》(Europa)裡就已經出現過,甚至有多達七層重疊影像的處理。本片雖然沒有《歐洲特快車》那般玩得瘋狂,但對於老實成習慣的國片來說,已經算是大膽且前衛的嘗試,更可以說是國片美學的創新風貌。

         本片的攝影指導是美籍攝影師包軒鳴
(Jake Pollock),不論是他過去《呼吸》(respire, 何蔚廷導演)中所採用的高反差粗粒影像呈現,或是《一年之初》(Do Over, 鄭有傑導演)裡那迷幻且高超的運鏡技術,都已讓他成為筆者心中最喜愛的攝影師之一。在本片中他大量運用了「推軌(Truck)」以及「吊桿升降(Crane)」運鏡,起初這樣的攝影機運動讓人感覺十分流暢,但到了影片後半,攝影機還是不停地在運動,其實令人看得頗為煩燥,原本的加分反倒成為扣分,也讓人質疑把鏡頭定焦在演員身上是這麼難的事情嗎?

         在以上微詞之後,筆者必須大力稱讚本片的音樂使用,相較於其他國片,本片運用了極多的音樂。
2000年金曲獎最佳演奏專輯獎得主劉季陵為本片創造出蘊含詩意以及原創性十足的配樂,充滿了抒情與哀傷,也創造出虛擬世界的懸疑感,多元的曲風,幫本片加分再加分。

         演員部份,導演在片中啟用三位新生代演員扮演劇中主要角色,又是十分大膽
(已經有好多個大膽了)。好在導演劇場經驗豐富,對於指導表演有一定程度的水準,使得片中演員散發出一股清新氣息,並不致於表現得太過差勁。飾演諾諾的李佳穎最讓人驚艷,她在片中要扮演兩個不同質感的女孩,還必須使用多種不同語言,並且這些語言還需要用奇腔怪調說出,另外大量手語的使用,也讓這角色難度頗高。雖然有些時候在說白時會看到她表演上破綻,但她那自然不做作的演出,著實幫她加分不少。再來飾演小鐵的張永政,拍過許多MV與廣告(最近的一支莫過於他那昏昏欲睡飄到空中的A牌口香糖廣告)的他,在片中表現雖然過關,但還是差強人意。可以看出他將小鐵塑造成一位純真且木訥的男孩,但「木訥」與「呆板」只有一線之隔,而他的演出明顯已經往「呆板」靠近,並且對某些發生事件的反應失真。但筆者十分喜愛他的「眼神」,讓人感到十分可愛與憐惜。接下來是從歌手跨界電影演出的路嘉欣,在片中飾演充滿怨恨的盲女雅紅,但她所表現出來的「恨」與「盲」頗難讓人買帳,這並不是單靠戴著一副眼鏡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另外表演過於單一與急躁,讓她反而成為本片表現較差的演員之一。除了三位主要演員之外,最讓人驚喜的,莫過於飾演小鐵母親的李烈,以及飾演小鐵長大後的戴立忍,雖然兩人在片中戲份不多,但卻以其扎實的演技,成為全片最好的表演,真是讓人有一種本末倒置的感覺。

         我們常常會對現實生活以及愛情感到失望,常會幻想有一天能夠逃到自己理想中的烏托邦世界,期望在那邊可以忘卻煩惱與哀傷,但如果可以避免掉種種哀傷,剩下無憂與喜樂,那樣子真的也會讓人感到快樂嗎?《穿牆人》確實留給觀眾一個無限思考的空間。

後記:
         筆者在文中說導演十分大膽,話說回來,筆者好像也十分大膽,敢這樣評論學校老師的影片,好在筆者剛畢業,已經脫離學校()。也感謝男主角,同時也是我的「好網友」張永政先生,針對我部分疑惑提出說明,幫助本文更加完整。

(新增)媒體試映會後觀感:
         很幸運,在台北電影節三個多月過後,又再度觀賞了本片一次。筆者真的要給喜歡本片的人強烈建議,一定要再多看幾遍。看電影就像看書一樣,隨著時間以及閱歷的增長,自然會有其不同的觀感。第二度閱讀本片,筆者又發現了許多新的東西,也對本片更加通體領會。之後於院線上映的版本,與電影節首映的版本在剪接上並無不同,頂多只是光線與顏色上的調整,挑剔的各位無須擔心,可以放心看。此外,導演於映後座談中,有小小提及到筆者於正文中所提到的故宮博物院導覽員角色,導演之所以對這角色作如此職業設定,原因是出自於他年輕時一段真實的愛戀(笑)。原來在導演年輕時,真的喜歡上一位叫諾諾的博物院女生。只能説筆者太挑剔,在「不知」的情況下挑剔到這一點,就還望導演見諒了。

轉錄自小智的戲、影、音、生活隨筆
http://www.wretch.cc/blog/kkaicd1&article_id=1138558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allpasser2007 的頭像
wallpasser2007

穿牆人 DVD已發行

wallpasser2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